今天大少池了吗

微博@离不想更文_今天大少池了吗
名朋主皮贱来找我玩

辣鸡写手,辣鸡coser,辣鸡手作娘

近期专注欧美角色
有脑洞出c请找我!!!!!!!!!!!!!!

冷坑坑底,职业北极地带考察人员

不好,我不要更文[

[赵云x貂蝉]舞姬

皮肤梗[执事x舞娘][然而说是这么说
*小学生文笔 都是瞎几把扯
*一如既往ooc 他们属于地丑不属于我
*这是给子龙哥哥的回礼
*图片版分开发


1
    纵使是在兵荒马乱的战争时代,富饶的大国里也有许多的纨绔子弟依然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眼前的灯红酒绿。
    每年总有这么一个日子,富家少爷们默认的一天——那是少爷们齐聚一堂饮酒玩乐的时候。
    是夜,少爷们带着各自的侍卫和下属前往城内最大的酒楼。他们听闻酒楼里恰巧来了新的舞姬。她来自异域,是一位面容倾城,身姿曼妙的软玉一般的女子。
    于是他们带着期待,走进了酒楼。

2
    “你听说了吗,这儿来了一个新的舞女啊。”
    “这么大的事儿,怎能不知道。听说还是个异域的美人啊。”
    “……”“……”
    赵云提着配枪站在自己主子身后,听着坐在桌前的几位少爷的谈论——他有些好奇。
    他年少便向父亲学习了许多的武术,如今虽是初生牛犊,却也一身技艺,尤得耍枪的本事几乎无人可敌。他本想到了年纪便为国出征,却被父亲安排在了这府里当一介侍卫,这多少让他有些不满。
    但还是得服从安排,赵云只得扯着脸色,站在后头看着一群少爷们挥霍。

3
    那位舞姬果然如同传闻一般,在这战争阵阵中好似是梦一般的存在。她身着珠白色的上好丝绸,站在台上起舞。头上的薄纱随着她的动作飘舞,一个侧身便遮住了她的面庞,再转过来又是那般温润的笑颜。
    酒宴上论声此起彼伏,无非是谈论这位新来的舞姬。
    赵云在后头杵着,看得眼里泛着些许呆滞。自年幼便只呆在院里习武的他即便出席过几次大酒席,也从未见着如此的绝世美人。

4
    舞曲终了,时间也到了。无人能停下这不停转动的时针,也无人能留住眼前梦一般的人儿。
    “各位少爷不好意思,咱们新来的舞姬累了得回住处休息去了。”老板娘从柜台走到舞姬身边朝众人鞠了个躬,然后拉着她的手腕转身抬步便走。
    “且慢,”赵云听到自己名义上的主子说道,“让我的侍卫送送这位姑娘吧。”然后开口说话的少爷抓着赵云的衣角把他扯凑近自己:“记着,多向那位姑娘美言几句。”
    赵云心知肚明,这是明摆着想要追求这位姑娘,可一位异域的舞姬又怎会在这停留呢。

5
    赵云点点头,走到舞姬身侧,得到了老板娘的同意后伸手示意她先走,继而跟在她身后往酒楼的后门走去。
    估摸着老板娘安排舞姬住在这酒楼的后院里。虽说是后院,也得走过几条街才能到,可见这酒楼确是做得大。
    那位姑娘走在前头带路,赵云提着枪跟在后面,闻着鼻尖若有若无的花香,他满眼都是眼前的姑娘。
    本是挺长的路程,走起来却没有多久。舞姬绕过几个巷子来到一座院落,然后转身对赵云行了个礼。
    “这便是妾身的住处,多谢这位公子了。”然后她转身,只留一抹白色的背影。
    赵云想,这位姑娘的声音也很温柔啊。

6
    赵云本以为这是唯一一次看那姑娘起舞。
    可是第二夜,富家少爷们又坐在了昨日的宴席位子上。赵云站在原来的位置,听着前头的少爷们谈话。
    他们得知那位异域舞姬还得在这座城里待上一阵子,所以少爷们决定将这难得的聚会延长,直到“这阵子”结束。
    赵云搓搓手,他是被急匆匆地拖出来的,连自己的枪都没带。他四处张望着,想寻找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他在柜台后面看到了心念的那个人儿。碰巧地,她也抬起眼帘,仿佛和他的视线对上了。
    这是在看我吗?赵云看着走出来的女子挥着衣袖开始舞蹈这样子想到。

7
    舞姬往后拨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朝大家行了个礼示意自己的舞已经结束了。赵云看向自己的主子,等来了预料中的命令。承着其他少爷们羡慕或是嫉妒的目光,赵云向那姑娘走去。
    “姑娘,请。”赵云一往地礼貌,瞧着舞姬冲他轻轻颔首然后朝院儿里走。
    今夜月光更好,两人的步子都慢极了,像是在泻下的月光中散步一般。
    “多谢这位公子送妾身回来,”舞姬远远看见了自己的住所,停顿一下然后开口道,“妾身名唤貂蝉,有幸知道公子的名字吗?”
    “这,在下赵云,字子龙。能护送貂蝉姑娘是在下的荣幸。”赵云轻声念着几遍她的名字,像是饮一口甘泉回转于唇齿之间,然后默默收于心中。他微微低头,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如此,那妾身便唤作子龙哥哥可好?”

8
    几日下来,赵云觉着自己得主动一些。
    那日他在院子里练武,直到日上三竿时他才停下,将手里耍着的兵器放好,回屋里换了件白色的衣裳便出门了。——他扯了扯身上的白衣服,总有些违和。
    许是白色不适合我。他这样想着,走进了闹市中。兜兜转转,他带着忐忑的心来到了貂蝉的住所,心里纠结一番抬手刚想敲门,门却从里打开了。
    开门的她没有穿着那件平时跳舞的珠白色带着异域风情的舞裙,而是穿着一件浅粉色的绣着荷花花衣裳。她没有披着头发带白纱,也没有抹上眼角的粉饰,倒是扎起一个发髻插上一支荷花发簪。明明是不同的风格,却也依旧适合她。
    他从未见过貂蝉这副模样,即便是几日以来一直送她回住所眼前也只是那个似仙似幻的舞姬,这副模样倒是更像邻家宅子里的一位民家少女。

9
    她看着门外得赵云眨了眨眼,开口却不是问他为何在这:“子龙哥哥身着白色也很好看。”她这样夸奖到。
    赵云摸摸鼻尖,答道这是头一回身着白色的衣裳,却没说只是想要配配面前人的那件白衣。“走吧,貂蝉姑娘不是想去那桥上看荷花么?”
    赵云知道貂蝉对荷花情有独钟——每次走在她身边鼻尖若有若无的荷花香,偶尔唇里无心提起的荷花都在告诉他这件事。所以他和貂蝉约好的,就在这荷花盛放之季,带她去看荷花。
    貂蝉点点头,撒娇一般地嘟囔着:“这称呼真是太见外了...”也不管赵云是否听见,乖乖地跟在他身后。
    他们要去的是城外的一个小村庄,因为隶属于这个国家所以未被战争波及,是个恍若世外桃源的地方。
    赵云到马棚租了匹马,先扶着自己的心上人坐到马背上,自己再一使力跨上马,伸手拉着绳子,把貂蝉圈在了怀里。
    看着眼前逝去的风景,貂蝉闭上眼睛,轻轻地靠在身后人得怀里。
    那果然是个桃花源,青山绿树,遍地花开,沿路的溪流清澈见底,游鱼细石都清晰可见。貂蝉探着头看,在心里感叹着这里的美。

10
    那是一座石桥,顺着溪流走远远就能看到了。石桥下的溪流成了池塘,满丛满簇的荷花挨着生长。池子边是一片草地,上面安着几张石椅和石桌。往更远看,便是房屋了。
    赵云拉绳让马停下,先跳下马背,转过身又把貂蝉抱了下来,拴好马,牵起她的手走向池子边。
   “可喜欢?”
    “喜欢,子龙哥哥费心了。”貂蝉满心欢喜,坐在池子边伸手轻抚一朵荷花的花瓣,满眼尽是温柔。
    赵云坐在石椅上看着她,欣赏着眼前的花与人。然后他看见貂蝉起身,抬步往空地上走:“没有曲子,没有舞台,只有这舞,是妾身只给子龙哥哥看的。”
    貂蝉从未在聚会上跳过这支舞蹈,这是比平日跳的更为柔和的舞蹈。
    在这战争混乱的时代,赵云已无心顾虑城外的连绵战火,他的眼前只有这池里的荷花,和池子边起舞的人儿。

“如若妾身终究要走,子龙哥哥会陪在妾身的身边吗?”




发现可以艾特于是 @长坂坡mvp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