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大少池了吗

微博@离不想更文_今天大少池了吗
名朋主皮贱来找我玩

辣鸡写手,辣鸡coser,辣鸡手作娘

近期专注欧美角色
有脑洞出c请找我!!!!!!!!!!!!!!

冷坑坑底,职业北极地带考察人员

不好,我不要更文[

[雨女]

*今天和对象吵架了抄的头有点痛所以没更文xx
*翻出了很早之前写的一篇文,是真的贯彻了小清新啊!这篇东西本来是打算写百鬼夜行的2333
*当做小练笔来兰就好咯w我学校的作业都没写呢真是








雨又淅淅沥沥地下,雨中的女孩却丝毫没有躲开的意思,雨顺着她的发丝缓缓流下。

稀子眨眨眼。

啊......已经习惯了呢。

她垂下眼帘,静静地走在无人的街道,周遭只有雨的陪伴。

“小姐小姐!”那巷的拐角处忽的跑出一个男生,手里撑着一把伞,正向稀子跑来。

稀子微怔,往后退了一步,正想走,但男生已经跑到了身前,一把把手中的伞塞到了稀子手里。

“女孩子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淋雨嘛。”爽朗的男孩笑得温暖,像是太阳一般,“我叫平和胜熊,你呢?”
稀子微微抬头,小声地回答道:“稀子。”
胜熊听后轻笑了一声,看了看稀子带着湿气的发,拿出随身带着的手帕给她擦试着头发:“名字很好听呢稀子小姐。”

稀子低头不说话,苍白的脸颊确实微红。

第一次。

她想。

第一次有人类愿意接近我。

胜熊告诉她自己家就在拐角那边,可以随时来找自己玩。稀子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又是一个雨天,天布满了乌云。

古式的建筑物里传来阵阵尖叫。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丧女让胜熊死掉的!”

“灾星!”

“医生说是湿气太重才.....”

“好像是啊......胜熊一开始不就是从雨里把她带回来的吗?”
“难......难道是雨女?”

“妖怪......”

“把这个妖怪赶出去啊!”

稀子沉默听着没有反驳,只是吧嗒吧嗒的掉着眼泪。

她内疚,她害死了最爱的人。

其实她早就知道了,知道自己终究会害死他。人类哪里能承受这么重的湿气呢?

但她还是忍不住,只因为贪图那一丝温暖。




终于,稀子还是回到了曾经居住的山林。树叶稀稀落落的,被风吹得沙沙响,仿佛在数落着女孩的愚昧。

雨还是淅淅沥沥地下,却再没了那个少年。




时间流逝,战火蔓延到了这个村子。

稀子站在高处,漠然的看着升起的火。

反正他已不在,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这样想着,稀子捂着脸哭了起来,雨滴哗哗地,又来陪伴她。

女孩自嘲地摇了摇头,顺着脸颊流下的也不知道是雨还是泪。她转身就走,没有了丝毫的留念。





最近的雨下得频繁,似乎是在冲洗战争留下的罪恶。

稀子又来到熟悉的那条街,那条街还是熟悉的模样,显而易见,战火并没有烧毁他们之间的唯一一点回忆。

稀子淋着雨,漫步在街上,眼前又浮现出那个男孩撑着伞向她跑来的场景。

“诶?”
诶?

两人对上了眼。

胜熊.....?!

还是那条街,依旧那场雨,两人似乎又和最初的重合。

“嗨......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开口的是有些生硬的日语。

稀子愣住了,继而摇了摇头。

原来,是我又活了一个世纪。也对,不可能是他了。

稀子忽略了身后企图挽留的少年,眼里尽是悲哀。

[上一世,是我害了你]
[现在,我们就做陌生人吧]

少年愣在原地,呆滞地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任由雨的拍打。



冬天的寒风夹着雨,冰凉吹刮着世间。稀子又来到那条街,也不觉冷

----除了心寒。

稀子已经习惯每天都来这条街了,也许是为了怀念死去的人,也许是为了再次碰到他,又或者是习惯在作祟。

稀子任着雨打在她身上,好像是为了惩罚自己一般。雨突然停止了----不是雨停了,是撑在她头上的伞隔绝了一切。

“女孩子要爱惜自己的身子,不要淋雨嘛。”

“诶?”稀子转回头,身后站着最熟悉的人。但对方的眼里却只有初见那样的怜惜。

“你的身子是受不了的,湿气太重了。所以离我远点。”稀子声音略带冷淡。

少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的身体就这么自己动了起来。他摇了摇头:“我不会走的”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许久,终于是稀子后退了一步:“算了,随你。”

少年轻笑,自然的抬手揉了揉她的发。




依旧是雨天,雨像是以前一样淅淅沥沥地下。同样的两人,少年一如以往地为女孩撑起伞,接着熟络地伸手揉揉女孩混着湿气的发。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