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大少池了吗

微博@离不想更文_今天大少池了吗
名朋主皮贱来找我玩

辣鸡写手,辣鸡coser,辣鸡手作娘

近期专注欧美角色
有脑洞出c请找我!!!!!!!!!!!!!!

冷坑坑底,职业北极地带考察人员

不好,我不要更文[

[赤新]他是狼·休憩

*自设狼AU,身份不变
*拜托我可是贯彻了小清新真谛的人好吗!车这种东西开多了伤身啊伙计[]我就写甜的!甜的!
*赤新







    夜晚的静逸和微凉的气温总是让人舒适地想睡觉,就连喝着咖啡在电脑前工作的工藤新一都安逸得想趴下了。

    他在看从警视厅那里要来的案底,他对之前的一个案件还有些疑问。密密麻麻的文字让他看得眼睛发涩,他抿掉最后一口咖啡,拿着杯子起身下楼去了厨房,把杯子放进洗碗池里。

    丝丝的流水声回荡在厨房里,可工藤新一却听到了屋外传来的一声异样的声音。

    重物落地的声音,来源是阳台!

    他快速地判断出声音的发源处,然后跑上楼直奔阳台,他小心地打开落地窗,却在窗后看到一个人影。

    “诶...?赤井先生?”工藤新一走近后看着那个男人,在看到对方熟悉的脸庞后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赶忙去扶他。

    窗后面的男人还是像往常一样戴着针织帽,身后拖着条尾巴。他半跪在地上,手撑着地面。工藤新一把他扶起来的时候总觉得手上有点湿润,到了屋里亮堂些的地方才发现对方身上的是暗红的血。工藤新一又惊了下,扶着男人到自己的房间,动作轻柔的让他靠坐在床头,然后翻箱倒柜地找到医药箱,小心地扒下赤井秀一的衣服帮他上药,对方身上都是大小不一的伤口,幸得没有致命伤。

    赤井秀一伸手把脑袋上的针织帽摘下,露出底下被压着的狼耳朵。

    这位FBI王牌特工是头狼,还总喜欢戴着个针织帽把耳朵压在里面遮住,这工藤新一还是很清楚的。



    “所以,是故意的吗?”工藤新一坐在床边听赤井秀一说着来龙去脉,原来是这位头狼接了个任务,然后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敌方困在了一栋大楼里,于是他就借此想要让敌人认为他已经死了好撤退。

    “他们还用了炸药。”赤井秀一淡淡地说,“你这比较近,所以直接过来了。”

    工藤新一对这个任性的家伙无奈到了极点。他扶额叹了口气:“赤井先生你也太...下次别这么随心所欲了好吗万一出了什么事...”末了又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我会担心的”。

    赤井秀一愣了愣,伸手揉了把男孩的头:“知道了,小鬼。”

    工藤新一觉得自己一晚上被吓了好多次。什么?赤井先生居然能把我的话听进去?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冲他笑道:“那今晚我去隔壁睡好了,你受伤了就别动了。”

    赤井秀一堪称顺从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我说啊赤井先生,这都一个月了,你们FBI的人都不来问问的吗?!”工藤新一捧着咖啡看向窝在沙发里的赤井秀一。对方的身体早就恢复了,正在沙发上看书,他听到工藤新一无奈地声音后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甩了甩尾巴无所谓地耸耸肩:“可能他们觉得我已经死了,挺好的。”

     诶...是这样的吗。

     工藤新一暗想。其实这种生活他还蛮喜欢的。赤井秀一为了报答(啊?)他所以每天都包揽了打扫卫生之类的琐事还会做饭,重点是做的还不错而且每天都有喜欢的柠檬派吃,还能陪自己聊天,虽然还是偶尔有案件发生但工藤新一打心底里地喜欢这种生活。

    与其说是想赤井秀一走,倒不如说已经习惯了赤井秀一每天的陪伴。

    但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想了想,决定和之前一样把这些奇怪的感觉丢一边。他走过去挨着赤井秀一坐下,却感觉对方的身体出奇的热。大男孩有些不放心地把手里的杯子放在桌子上,接着掰过赤井秀一的肩膀头凑过去抵着对方的额头,觉得更热了:“赤井先生你好热...是,是不是发烧了啊?”

    “没。”赤井秀一吸了一口烟,摇摇头。

    工藤新一看着对方抽的快没了的烟揪出来,皱了皱眉:“别抽烟啦赤井先生,对身体不好——诶!”然后就被突然转回头的赤井秀一给吓着了,他稍稍把脑袋往后挪了些避免两人的鼻尖再次碰到一起。

    男人睁着灰绿色的眼眸正在盯着他看,仿佛正在因为烟被抢走而不高兴似的。

    怎,怎么了啊不过是因为抢了他的烟就...

    工藤新一伸手指挠了挠脸颊,他被盯得有点发毛,刚打算站起来却被那边的狼扑个满怀,还顺势把他压在沙发上。

    外面的阳光透着斑驳的树叶照进来,映了些些点点的阴影在两人身上。但工藤新一却慌张地推着对方禁锢在自己身上的手臂,闭着眼睛不敢看他:“——赤井先生!”

    别,千万不要是吧!难道是发情期...!

    男人身上的温度和他正嗅着自己脖子的动作已经告诉了他答案。

    可、可是我还没准备好——!啊根本动不了啊...

    工藤新一没顾得上吐槽自己到底是打算准备好什么,只注意着面前失控的狼。赤井秀一埋在他肩里蹭了蹭,又用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自己身下人的耳朵旁说:“喜欢你,小子。”

    这次侦探先生是真的被吓到了。

    他瞪大了蓝色的眼睛怔怔地看着天花板,眼神都开始放空了。过了一会儿他终于不再挣扎,而是伸手环上面前人的脖子,鬼使神差般的轻声回应到:

    “嗯,我也是噢,赤井先生。”

    赤井秀一听罢抬起身子和他直视,灰绿色的眼清亮极了一点也不像发情期的狼。他难得的笑了,连眼睛里都带着温柔。




    “喂赤井先生,你怎么知道我也喜欢你。那种情况下被拒绝很尴尬吧...”工藤新一红着脸一愣一愣地问。

    赤井秀一却挑了下眉:“朱蒂告诉我你之前在打听我的事情,看起来很在意我的样子。”

    朱蒂老师!工藤新一已经在心里给那个开放的金发女人记了一账。

    “但是你怎么...”工藤新一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小,“...停下来了。”

    “没确定你的喜欢,让我不敢对你做什么。”赤井秀一回答到,然后笑着像往常一样揉了揉靠在自己身侧的大男孩的脑袋,“既然确定了,那么我可以再多打扰一阵子么?”

评论(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