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大少池了吗

微博@离不想更文_今天大少池了吗
名朋主皮贱来找我玩

辣鸡写手,辣鸡coser,辣鸡手作娘

近期专注欧美角色
有脑洞出c请找我!!!!!!!!!!!!!!

冷坑坑底,职业北极地带考察人员

不好,我不要更文[

[快新]他是狼·占有欲

*自设狼化AU,背景为妖怪和人类和平共处的世界,这是系列第一篇,估计还会有几篇的x
*今天有肉!!!不是假车了!!因为太困了我改天再把h改改...h部分被和谐了我试试能不能发图吧...
*快新
*本来十点多就可以发了的,结果我回了别人一个消息再回备忘录看的时候他,没保存......所以又重新码字,我心,好累(看吧上天都不想我开车

    工藤新一还小的时候,曾在回家的桥边发现一头小狼——确切来说是个小狼人,小家伙缩成一团窝在桥坝底下,听到有人靠近后警惕地竖起耳朵,一双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来人。

    是狼人诶!小小的工藤新一有些惊喜地看着那头小狼,他只从父母的嘴里听说过这种生物,看到活物还是头一次。出于好奇和对动物的喜爱,他放下书包,往小家伙的方向靠近。

    桥底下的小狼闻到了陌生的味道,他瞪大了眼,又往后缩了缩,准备吼出的话却被工藤新一一句话给塞了回去。

    “呐,你是狼人吧?好酷噢!”工藤新一扬起的笑容让小狼呆滞了一下,他又说到:“你叫什么呀?怎么会在这里?”

    人类的小孩子吗?

    小狼看着小孩友好的脸想,然后回答到:“黑羽快斗,我的名字。我爸妈被赏金猎人杀了,所以我逃到了这里。”

    工藤新一眨了眨眼,他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抱歉...我不知道...”

    “没关系,你现在知道了。”

    “那,那你要跟我回家吗?...你看起来很孤单...”工藤新一小心翼翼的说道,他对此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可是黑羽快斗却在稍作思考后,点了点头。

    反正也无处可去,人类的小孩子大概没什么心机吧。他这么想着,就答应了。

    “什...太好了!对了我叫工藤新一,请多关照!”他牵起黑羽快斗的手,迫不及待的抓起书包就往家跑,他已经准备好要告诉父母他领了一只小狼回家了。

    对于自家儿子带回来的小狼人,工藤夫妇并不意外,也许是因为工藤有希子占卜到了这件事——年轻貌美的有希子小姐是知名度很高的魔女,但丈夫却是个名气很大的普通人类作家。两人热情地接纳了黑羽快斗,一家人的友善让黑羽快斗很容易就融入了这奇怪的一家。夫妇两人对黑羽快斗的爱丝毫不亚于对亲生儿子工藤新一的,这让黑羽快斗渐渐放下了所有的戒心,成为了这一家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黑羽快斗虽然心智稍大,但总归还是小孩子,冲着工藤新一示好的时候总是笑着摇动着尾巴,这让喜欢动物的工藤新一每次都心软了,有时候他犯了错也让人不忍心责备他。那头小狼还总喜欢和工藤新一在一张床上睡觉,手脚并用的抱着工藤新一,偶尔还会用上大尾巴。

    这个习惯不仅没有改掉,反而愈演愈烈。



    果然脸皮这种东西都是越长越厚的呢。

    17岁的工藤新一先生顶着半月眼无奈地想,他不大明白为什么小时候那么乖巧可爱的黑羽快斗会变成这么一个臭不要脸的家伙。

    “喂,起来啊快斗,我要看书。”他推了推整个人趴在自己身上的黑羽快斗,可对方却纹丝不动——因为狼人的基因,他的体型比工藤新一要大一些,力气也要更大。

    “才不要呢!新一你下午可是要去陪大阪的黑炭啊!”黑羽快斗耷拉着耳朵,瘪瘪嘴看着工藤新一,嘴里还嘟囔着“为什么不带上我”。

    “因为你要看家。”

    “我不是狗啊喂!”

     工藤新一看了看黑羽快斗身后总是用来撒娇的大尾巴,在心里默默的反驳他。

     不,根本就和狗没有差别了。


     晚上的时候,工藤新一是和服部平次一起回来的。刚回到的时候两人还在外面聊着天,聊了好一会才道了别,服部平次临走前还念念不舍的提议着“要不过两天来大阪玩”之类的建议。

    ——工藤新一刚进门,就看到了缩在门后扒拉着墙壁的大型犬一般的黑羽快斗。他一见工藤新一走进来就扑了上去,抱着大男孩不肯撒手:“新一你怎么可以和那个黑炭那么亲密!我都看到了!...明明新一是我的!”

    他的话倒是让工藤新一有些脸红,他揉了揉耷拉着的狼耳朵回答到:“没有啦,服部只是朋友啦。”

    “可是你和他在外面聊了好久!”

    “那是我在和他讨论下午去解决的案件。”工藤新一轻笑一声,回话的内容是那么的理直气壮。

    黑羽快斗撇嘴,一把把工藤新一抱了起来,一路跑上楼,冲进两人的房间后把怀里的大男孩丢到床上然后伸出手臂环上对方的腰,还把大半个脑袋都凑到工藤新一的肩窝边,轻轻的嗅着他的味道。

    “那新一是不是该弥补我一下?”

    黑羽快斗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他灵活的解开怀里人穿的衬衫的扣子,让它半挂在他身上,又伸到下面解开了他的皮带和裤拉链,半褪掉对方的西服裤子。

    “诶,等、等一下啦!”工藤新一惊叹于背后的人的速递之快,挣扎了一下却被对方抓住两只手往上举起。黑羽快斗撒娇似的舔了舔他的耳廓,大尾巴也缠上了他的脚踝。他有些心软,觉得自己好像确实有些冷落他,于是轻轻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他的行为。

评论(3)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