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大少池了吗

微博@离不想更文_今天大少池了吗
名朋主皮贱来找我玩

辣鸡写手,辣鸡coser,辣鸡手作娘

近期专注欧美角色
有脑洞出c请找我!!!!!!!!!!!!!!

冷坑坑底,职业北极地带考察人员

不好,我不要更文[

[快新]关于送的新手机

*今日cp是快新!改写自 @夏小伊 的条漫!画的太可爱啦!
*私心的隐透新/赤新^q^
*非常的短小(bushi
*算是看完以后的个人脑内理解!有可能q不到画手的内心otz





    “诶?礼物?”工藤新一疑惑看着黑羽快斗塞进自己手里的包装精美的礼物盒,又看了看对方的人的笑脸有些摸不着头脑。

    “对啊!给你的哦!”黑羽快斗用力地点了点头,不知怎么的让工藤新一觉得他活像一只正在摇尾巴求夸奖大金毛。

    工藤新一把玩着手里的礼物盒,盒子不大,也就差不多是手掌再大一些而已。应该也不可能是首饰...那是什么?他想。

    “可是,又不是过节什么的,怎么突然想起来送礼物了?”难不成是我又忘了什么节日了...?

    黑羽快斗从这位总是忘记特殊节日的名侦探眼里看出了他的想法,赶紧摆摆手说道:“你没忘啦情人节什么的还有老半年呢,就是突然想送就送啦!总之快打开看看吧!”

    也不好辜负他的好意,工藤新一在他期待的目光中拆开了盒子,然后一打开,是一部手机。

    而且还是最新上市的iPhoneX。

    “诶?!iPhone吗?”工藤新一有些惊喜地拿出来看了看,真的和官网上说的一样适手,“最新的那个iPhoneX吗?可是不是很贵吗...你个高中生哪来的钱...”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半眯着眼看旁边的家伙。

    “你该不会是去哪里偷的吧小偷先生——”

    “...怎么可能啊!这可是我自己打工通过正规途径买的噢!”黑羽快斗觉得自己的心被误解了,他伸出手臂搭上工藤新一的肩膀,笑着保证到。

    “真的吗?”得到了小偷先生的再三保证后,工藤新一又把目光放回到了新的手机身上,还一边嘀嘀咕咕地“想不到会送给我这么贵重的东西啊这家伙”。

    虽然很感动,但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啊?他想。

    当晚,工藤新一洗了澡后躺在床上,给手机换上了原来的sd储存卡,插上了新的手机卡——黑羽快斗非常贴心的重新买了一张电话卡,然后对着旧手机上的号码簿,给近期需要一起办案的赤井秀一的号码发了条简讯过去:

    “赤井先生,这是新号码,找我可以也打这个电话。——工藤新一”

    “了解。——赤井秀一”

    末了,退出短信,打开了iPhone的官网——他没用过苹果手机,所以特意看看有什么功能,听说最新型的好像又增加了什么新玩意儿。

    他的手指滑动着屏幕,然后在一块地方停了下来。

    刷脸解锁?

    工藤新一眨了眨眼,他对新事物总是感到好奇的。他打开了设置,在里面找到了“touch id与密码”,然后又按说明对准了自己的脸。

    “设置成功。”屏幕上亮起了一行字。

    唔,好玩。工藤新一把荧幕对准了自己的脸开了几次锁。玩了一会儿他就把新手机放在床头插上充电器,盖上被子进入了梦乡。


    太阳的亮光透着窗帘照射进来,让工藤新一觉得有些刺眼。他揉了揉还没睁开的眼,打了个哈欠。然后他拿起前一天刚得到的新手机看了看时间。

    嗯,九点四十分,还算早。

    工藤新一把手机放下,正打算再回到被窝的怀抱中靠一会儿,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等...等下这个屏保?

    他又抓起手机确认。

    前一天设置的默认手机屏幕锁屏壁纸俨然已经被替换了。屏幕上是两个长的相似的男孩,头发乱糟糟的男孩子笑着灿烂,搂着旁边还在熟睡的另一人来个自拍。

    ...果然。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拿起手机走出门外大喊,看到他从隔壁的房间出来一脸懵圈的样子后,举起手机递到他眼前,“你是不是动我手机了??”

    “啊?啥?”黑羽快斗眨眨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又像是脑子还没回到脑袋里。

    工藤新一眼睛迷成了半月牙,无奈地指了指亮起的荧幕:“我说啊,这个屏保是什么鬼啊?”

    “诶...诶,那个我...我这不是一不小心没忍住嘛...就...”黑羽快斗终于清醒了,挠挠后脑勺,笑得憨厚老实。

    工藤新一轻哼一声,明白了一切:“说回来,这才是你的目的吧!可以用自己的脸打开锁屏什么的...”

   “不我真的是不小心的啦新一你相信我!我就看了一眼就打开了!”

    “太撇脚了,谁信啊。”工藤新一这才想起来要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被动过的地方,一看才发现昨晚的简讯和新换上的sd储存卡里的东西都被动过。

    “啊,和赤井先生的简讯被删掉了呢。”工藤新一随意地翻了翻信箱,发现昨晚和赤井秀一的通讯短信不见了。

    “啊那个...我是怕泄露机密嘛对不对...”黑羽快斗看看天花板又看看地板,努力地想着应对的说辞。

    有什么机密好泄露的啊。侦探先生狐疑地看了看他,挑眉又问到:“是吗?那储存卡里的我和安室先生的所有合照怎么都没了?”

    没话说了,怎么办!实话实说吧!

    黑羽快斗的脸上带着些许可疑的红,扑过去抱着面前的人使劲蹭:“我就是不高兴嘛!明明新一是我的怎么可以和那两头狼那么亲近啊——所以我才!”

    形容词倒是没错,那两位确实是很...工藤新一在心中附和着他的说法,并推理出了真相。


    ——什么嘛,吃醋了啊。

评论(5)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