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大少池了吗

微博@离不想更文_今天大少池了吗
名朋主皮贱来找我玩

辣鸡写手,辣鸡coser,辣鸡手作娘

近期专注欧美角色
有脑洞出c请找我!!!!!!!!!!!!!!

冷坑坑底,职业北极地带考察人员

不好,我不要更文[

[嘉瑞金]野兽


关键词:兽化(另一种意义上的兽化,非长耳朵卖卖萌),幻觉,思念
*ooc
*架空,设定嘉总混黑的小弟雷德天天在外面晃悠,格瑞则是自由职业者,金处于打工阶段
*内容都是瞎吹
*含瑞金嘉金,注避雷
*瑞金刀嘉金糖
*我可能是个假瑞厨



格瑞又看到金哭泣的双眼了,看到自己心爱的男孩儿慌张的到处寻找,他知道是在找自己,可是却没有勇气出去面对他。格瑞只能钻在角落的阴影中,听着金发的人零碎的哭喊声,让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撕裂似的那么疼。然后他看见金无助地蹲在路边,不远处的一辆车失控地冲着他驶去——

格瑞被吓醒了。
那是他永远也忘不了的记忆。

即便如此,格瑞也从未后悔过自己的离开。

他们两个之前可不是这样的,一切都转折于一个晚上。

格瑞是在一天的深夜意识到自己发生改变的。那天晚上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他亢奋极了,睡在自己身边的金已经入睡了许久可自己都没睡着。格瑞转身向着金,他盯着金的脸看了好久,然后视线不住地往下,往下,最后定格在他白皙的脖子上。

格瑞能感觉得到金的气管在为它的主人提供氧气。他突然凑近,似乎是想吻上金的喉结,可是快到嘴边时,格瑞却明显地感受到了一些异样,他急忙退回来。

怎么回事?刚刚牙怎么...

他轻轻拉开被子,走进洗手间,对着镜子看自己。镜子的人扒拉着自己嘴捣鼓着自己的牙。确认了没什么问题后,格瑞感到很奇怪。

刚刚凑近金的脖子的时候,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虎牙突然变得异常的尖利,蹭到了自己口腔里的肉,把他吓得退了回来。可现在检查却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格瑞摇了摇头,心想到大概是出了幻觉。

可是这个“幻觉”却持续了很久,格瑞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问题越来越严重。金的脖子像是毒品正在诱惑他对其下口。

格瑞还是决定去找医生看看。但医生却告诉他他这辈子都不想知道的事实。医生解释这是最近新传播开的兽形感染,短短几个星期已经有上百例的兽形感染事件了。这种感染会让病人逐渐兽化,最终变为毫无人性的野兽,这可能会伤害自己至亲的人。糟糕的是,这种感染并没有解决的药剂。

格瑞回到家后就是一种比平时更为严肃的表情。但神经大条的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直到深夜,金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很疼,艰难的睁开眼后发现自己同床共枕了许久的恋人在咬着自己的脖子。

“...格瑞?!你干什么啊很疼的啊!”金瞪大了眼,看着格瑞松开自己的脖子之后赶忙摸了摸脖子,一看却是满手的血。

而自己的恋人看着自己是止不住的颤抖。他咬咬牙,只字未说转身就飞奔了出去。等金反应过来冲出去是,留给金的只有敞开的大门了。

他没来由地慌张,格瑞会变成这样一定是出了什么事。金匆忙地套上鞋子就冲出去找格瑞。他在街上大喊着格瑞的名字,可是声音却像是被黑夜吞噬了一般毫无回应,绝望笼罩着金。

而白发的男子躲在角落抹了抹嘴上的血迹,他看着金在街上大喊了许久心也像是刀绞一般疼。但他不能出去。他看见金走了好久,终于蹲在了一个路灯底下。格瑞刚松了一口气,但是忽然看到远处失控向金冲去的轿车心又提上了嗓子眼。

——金!

格瑞刚想冲出去就看到从对街冲过一个金色的身影把金抱起后躲开了那辆突然撞上来的车。他心知肚明,那是嘉德罗斯。

“喂渣渣!你大晚上的在这里干什么啊!知不知道很危险啊要不是我...!”嘉德罗斯似乎是真的火了,冲着金大吼。可是金抬头的时候他却看到了他微微湿润的眼眸和染着一大片血迹的脖子:“是嘉德罗斯啊......我...格瑞他不见了......怎么办啊...”

“啧...”嘉德罗斯四下看了看,突然看到一个角落里一闪而过的身影,他想了想,扛起金就往他家的方向走,“先回去再说。”

回到金的家之后,嘉德罗斯把金往沙发上一放就开始到处翻箱倒柜:“喂,医药箱放哪了?”瞥了眼金所指的地方,翻了一下就看到医药箱静静的躺在柜子里。他把药箱拎出来放在地上,有些粗鲁地扒出消毒水和绷带。即便嘴上骂骂咧咧地,但嘉德罗斯却用着自己能控制的最轻的力度帮金上药,绑上绷带的动作也与他平日行事完全相反的温柔。

这样的嘉德罗斯让金有点感动——仅仅只是因为他救了自己而已。

但金很好奇,那么晚了怎么会突然碰上嘉德罗斯,还救了自己?他问:“那个...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大街上晃悠啊...”

嘉德罗斯愣了下:“没什么,找人罢了。”
他怎么会说是雷德在巡视的时候看到金突然跑出来还非常不对劲然后通知自己的呢?他甚至不敢想如果自己来晚了...
可为什么...格瑞那家伙却躲起来了...
他反问到:“我说,你个渣渣大晚上跑出来喝西北风么?你这满脖子血搞什么啊?”

金回答的语气着实委屈:“是格瑞咬的...但是!他绝对不是故意的!肯定是有什么原因...可是他现在已经开始躲着我了...我已经找了好久了可是却找不到他......”

嘉德罗斯皱紧了眉,他知道肯定是格瑞出什么问题了。但眼下他却不能告诉眼前的人他看到格瑞了。他拎起金往卧室里走,把金丢床上后甩上被子:“睡觉,有什么明个再说。再不睡我就揍你了。”

金本来还想反驳,但看到嘉德罗斯举起的拳头就乖乖闭上了嘴。他是真的累了,没一会儿就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嘉德罗斯确定他睡着后,摸上他的钥匙轻轻关上门就出去了。他确信他必须找格瑞谈谈。下楼后回忆着刚刚见到那个身影的小巷,嘉德罗斯就拐进错综的巷子里。

格瑞靠着一面墙壁眯着眼休息,忽然听到不远处的脚步声。脚步声一点点加进,就听见一人近乎傲慢的语气:“你在这吧。”

熟悉的声音和语气让格瑞站起来往那边看,不出意料的是嘉德罗斯,正冷着脸站在那头。两人杵了一会儿,嘉德罗斯先开了口:“为什么?”

“是感染。”格瑞没做多余的解释。

嘉德罗斯走近了些,心下一惊:“...那个新传染的那个?”顿了顿又问,“如果你会死,金怎么办?”
那个金发的家伙得多伤心。

格瑞没说话,头扭向一边,似乎并不打算多说什么。

这却把嘉德罗斯的火气激了上来。他两步向前揪着格瑞的衣领:“你这家伙几个意思?”

格瑞突然问道:“你混黑的,是不是有枪?”他瞟了眼嘉德罗斯略微错愕的眼神,继续说到,“我迟早会变成一只野兽,与其被关起来或是留着危及他人,不如在我没办法控制下去的时候一枪结束一切。”

“哼,枪我自然有,我才不会管你的死活。”嘉德罗斯这么说着,一边掏出手机给雷德发信息,“但是那渣渣怎么办?没你他不得急死?”

“有你,我挺放心的。”格瑞这么说着。
他知道嘉德罗斯对金的情感早就变质了,虽然自己向来嫌弃他,但要谈真的他对嘉德罗斯是放心的。至少,他会真的照顾好金。

“切,这还用你说么?”被他在心里嫌弃的人放下手机说道,“我已经叫雷德过来了,他有配枪。”末了还补上一句“死太快就没意思了你个渣渣”说完就转身走了。

准备走出巷子的时候,他听到巷子深处传来一句话,那是他从未在那个白发男子嘴里听过的。

“谢谢。”

嘉德罗斯嗤笑一声,抬步就往金家的方向走了。

第二天金睡到很晚都没醒,他在梦里呓语着自己恋人的名字。嘉德罗斯早早就醒了,坐在床边看着金的睡颜,想着他醒后要怎么哄骗他。

金醒后,猛地坐起来,看到嘉德罗斯后眼里不住的失望。“什么呀是嘉德罗斯啊...”

“哈?你这语气什么意思啊渣渣?看到我有这么失望吗?”嘉德罗斯抽抽嘴角,顿了顿还是把心里编的谎话给说了出来,“格瑞联系我了。他说他觉得自己有病要去远方去了,你就别做无意义的事了了反正也找不到。”

“可是,可是他怎么不直接告诉我啊...我可以陪他一起......”金瘪瘪嘴道,然后突然蹦了一句话,“是,是不是那个感染啊?就是那个什么兽性的......”

“哈?要是感染那家伙早没命了吧。你管那么多?你能顾好自己就不错了,看你成什么样了?”嘉德罗斯伸手往金头上落下不重的一拳,然后站起来走出卧室,“滚出来吃早餐,晚了我可不会给你留。”

金无言,收拾收拾就去洗漱了。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担心,但他愿意相信嘉德罗斯。

这样的生活过去了大半年,那之后金的生活填满了嘉德罗斯。那个凶神恶煞的黑道少爷一直告诉他不要找格瑞,但因为对格瑞的思念从未消减,金一直在到处探寻格瑞和他留下的痕迹。金甚至和嘉德罗斯提出要去环游世界企图找到格瑞,却被教训了一顿。最终金还是只能在他的小平房中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只是每天夜里他都会想着曾经那些美好的回忆,然后抱着裱进两人的合影的相框入眠。

又是毫无变化的一天。
电视上播着关于近一年新型病毒感染者的报道。嘉德罗斯无聊地按着遥控器瞎换着台,突然看到一条报道:

“今日早晨有人于xx郊区发现一具男尸,尸体旁边有着一把手枪,疑似自杀,具体情况警方还在调查中......”

评论(2)

热度(43)